新管理层上马四个月 宝馨科技重心转向新能源 但重卡换电是门好生

发布日期:2021-08-05 02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(002514,SZ)新任董秘罗旭在苏州总部面对媒体表示,公司新的管理团队上任后,明确了企业作为新能源产业综合服务商的定位,未来将通过与地方政府合作,展开重卡换电业务。

  今年1月21日,召开临时股东大会,选举包括原董事长张大钊、现任董事长王思淇、现任总经理左越、现任董秘罗旭等在内的6名非独立董事;4月28日,张大钊辞职,王思淇、左越二人改任新职。

  据罗旭介绍,新管理层“上马”后,将业务调整为钣金、新能源、装备、环保4个板块,并将新能源业务板块作为公司发展核心。实控人马伟则帮助公司对接了靖江、合肥、徐州、蚌埠、淮安、淮北等地政府,争取了大量政策帮扶,如厂房建设用地、设备采购补贴等。

  根据公告,2020年年底,宝馨科技引入具有靖江国资背景的江苏捷登智能制造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江苏捷登),原控股股东陈东将其所持5%股权转让给江苏捷登,并与一致行动人汪敏将剩余18.24%股权的表决权委托江苏捷登行使。此次股份转让后,江苏捷登合计持有宝馨科技23.24%的股份表决权,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,马伟则成为上市公司的实控人。

  宝馨科技主营业务包括精密数控钣金制造、智能装备制造、火电灵活性调峰业务及环保业务。近年来,宝馨科技业绩是在称不上好看。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,公司营业收入4.96亿元,同比下降40.08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.89亿元,同比下降686.90%。净利润亏损主要与经营亏损和计提商誉减值有关,2020年度,宝馨科技计提商誉减值金额达2.53亿元。而今年一季度,宝馨科技实现净利润360.36万元,同比增长115.27%。

  钣金业务占据宝馨科技营收大头。该项业务负责人罗勇表示,从2018年开始,美国对宝馨科技的出口钣金加征了25%的关税,加上2020年疫情影响,导致相关成本提高了30%左右。公司的应对措施则是通过工艺流程优化、人员管理,将综合毛利率从8%提高到12%左右,其中非标准件的毛利率达到30%~35%。

  不过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根据宝馨科技2020年年报,上市公司旗下的两家子公司厦门宝麦克斯科技有限公司和BOAMAX PHILIPPINES TECHNOLOGIES INC。去年分别亏损351.09万元和253.94万元。其中,前者主要从事精密模具、高低压开关柜、精密钣金结构件的研发、生产、组装及销售,后者主要数控钣金结构件制造及组装业务。

  而从2020年4月以来,国内疫情防控形势趋于稳定,而国外疫情持续蔓延,导致大量制造业订单回流。据罗勇介绍,从去年7月份开始,宝馨科技的钣金订单呈爆发式增长,截至目前,海外订单已排到今年7月份。

  “就目前国内的情况来讲,95%的企业只能做一些常规的标准化钣金件,但对一些差异度比较大、产品质量要求高、风险要求低的产品来说,我们公司的生产加工能力还是非常强的。”罗勇说。

  此外,罗勇介绍称,宝馨科技未来将成立多个独立的事业部,专门服务于部分客户,这些事业部主要生产充电桩钣金件、汽车电池钣金件、轨道交通闸机钣金件等,并提供ODM一站式服务。

  5月14日,罗旭表示,宝馨科技新管理层在2021年上任后,在促进各个业务板块融合发展前提下,重点发展重卡换电业务。

  据公司新能源事业部负责人安建利介绍,5月12日,宝馨科技与金茂智慧交通达成战略合作,双方将在重卡换电领域进行合作投资、建设和运营,在江苏、安徽等地搭建城市换电网络,未来要拓展到轻卡、矿卡等车型。

  “电动重卡充满电一般需要300千瓦时,司机不可能在充电站干等,而且国内重卡制造标准统一、运营模式和盈利模式类似,导致重卡使用换电业务最为合理。”安建利认为。

  3月12日,南京市工业和信息局联合八部门发布《关于印发《2021年南京市汽车(含新能源汽车)推广实施方案》的通知》,其中,对新能源汽车开放路权,在南京市货车限行区域内,尝试开辟绿色配送示范区,允许新能源货车24小时运输;对新能源货车申领通行证时提供便利,延长通行证使用时间;对新能源渣土车上路运输提供便利,在白天运输和提前上路运输提供优惠政策。

  但近几年来,重卡新能源化发展并不顺利,购车成本高、电池增加车身重导致有效运力下降、续航里程、充电时长等等因素都掣肘了行业发展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燃油重卡的成本约为3.4元/(吨·公里),而电动重卡的成本约为3.2元/(吨·公里),二者之间相差并不大,如此一来,无论是卡车司机还是物流公司,其换车积极性有多高还得打上一个问号。

  对此,安建利解释称,城市管理者对渣土车、环卫车、物流车等燃油重卡在城市中的营运时间和运输路线有严格限制,生肖表2020图波色表!而电动重卡因没有尾气污染,行驶噪声也远远小于燃油重卡而广受欢迎。因此,重卡换电业务离不开政府的路权政策支持。